家正楼下开了个还不错的咖啡店,店主是个有一丢丢胖的男孩子。以后可以时不时去坐坐啦。

haku boosted

帮友问问:请问毛象的大家知不知道靠谱的,为性侵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机构哇,最好是深圳的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haku boosted
haku boosted

今天的男人是不是逻辑有问题的生物的困惑
同事一男的在闲聊的时候叨叨:现在中国对女性太优待了
一同事女:那你愿意在中国当女人吗
该男:如果我能保持我的体力优势脑力优势我愿意啊
路过发零食的虎鲸:国家对盲人太优待辣!那你愿意当盲人嘛?如果我保持我现在的视力我愿意啊!
同事女们:哈哈大笑,空气里充满快活的气息

真就铁了心要搞闭关锁国是吧

haku boosted

墙的正式名字 - 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图片来源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于《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politics.people.com.cn/n1/2021]

haku boosted

今天的思考就是 

会不会逃避其实是不能阻止的。人总会找到办法逃进大街小巷,就算走投无路了也可以两眼一闭。所以试图断绝后路阻止逃避也许并不会真的起作用,而能有用的实际上是试图鼓起回头直面的勇气?
怎么鼓起勇气?好问,我也不知道。哈哈.jpg

haku boosted

买了个材料包,学着做一只毛茸茸猫头鹰胸针
感觉成品还可以…!虽然脸有点微妙的不对称(毛没剪好)但我觉得我做的版本比范例可爱!范例看起来有点凶(猫头鹰本鹰就是长那样的,你礼貌吗
明天白天起床了再做托盘,做好了就可以把它送给朋友啦

haku boosted

来求助一下象友
就是我爸妈要离婚了
现在我妈的担忧是在无法搬家【我身体有问题】打不过我爸的情况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类似像国外一样在离婚期间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之类的东西让我爸在这期间远离我们。
查了相关好像这个是并不能强制执行的……
因为我爸逼急了可能会杀人【之前有过这样的倾向】
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办法保护我们自身的安全吗……

虽然已经和几个比较熟的朋友交代了如果我突然几个星期不出现就报警之类的我自己也对生死无所谓。

但我妈妈是受害者,因为我爸有可能会杀人所以她在考虑放弃离婚就这样凑合一辈子,我不想这样……

打扰到TL非常抱歉
谢谢大家

hmmmm但我基本也只是转发一点东西……
虽然说也不是不可以自己整点啥就是了……

haku boosted

前两天朋友发言:没有论文/论文数量不多的学生,就像是没有子嗣的嫔妃一样。

haku boosted

- 我不想连任了。
- 求求你一定要连任,人民需要你,这是人民的呼声!

#万万没想到唱的是这样一出戏

#吐出隔夜饭

haku boosted

看一个新闻说有对年轻夫妻,支持共和党,自认保守派。他们的小儿子,很小就给自己定义为女孩。他们就按照孩子的心意把她当女孩。母亲还特意去竞选school broad。这类新闻还挺多,父母发现自己孩子是同性恋,trans,开始深入了解这个群体,支持孩子,加入为群体争取权力的活动。
前几天有象友贴一个中国trans的控诉信,她的父母要杀死她。天朝的少数群体父母,这样的居多吧。
结合传说中的外国人亲情观念淡漠。呵呵。天朝父母的爱,是附条件的,有目的的。一大批要养儿防老。一大批要能给自己长脸。投入巨大,或不闻不问,无外乎都是这两条。既然是给自己长脸,当然得符合自己的标准,不符合的要不去电一下要不当号练费了不要了。
一直以来,凡在网上怼,无数次的遇到“要是你孩子是同性恋,trans,你就不这么说了!”。我只能说,你们好可怜,真的不知道无条件的父母爱是什么。

haku boosted

工作的底线是保障身心健康。而现在竟已变成理想工作的奢望了。

haku boosted

有人把当下等国学术界联想成文字狱催生出的乾嘉考据之学,恕我直言,论学术生态,前者还远远比不上后者。

——后者至少是在学者有私产保障,能养活自己不用跪求朝廷赏饭吃的状态下,搞点自己想搞而又不犯忌讳的学术研究,“进步性”当然是不敢有,但至少是没被政治污染的正经学问。
——前者则是公有制之下利出一孔,全体学者都成了得志或不得志的范进孔乙己,只有跪下写马屁文章才能被赏一口饭吃。

PS:前几年,进不了体制的范进孔乙己们,好歹还能在营利性文化产业里找点事写个专栏公众号糊口,现在文化产业几乎全在看不见的手控制之下,除了说话写文章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等国学者,等于是走投无路。而越来越缺钱的体制,又不想养这么多学者。
我非常担心,接下来就是学术界的寒冬,文字狱整肃+体制减员省钱,得有一大批学界中人面临饿死。但愿我是悲观了。

haku boosted

半夜刷到这个觉得看不到活下去有啥希望。当女人真难

haku boosted

说些疯话,关于死刑制度 

每次死刑宣判都是一次failure of the system。是等于这个system在承认自己的每套预防措施都失效了,包括作为犯罪已发生后rehabilitate犯人使之重返社会的措施(aka监狱)也失效了,以至于出现了像死刑犯这样无法被rehabilitate的特例。
这其实不是死刑犯做人的失败,是社会系统的失败,这套系统没能保证每个人的well-being以至于要有人走上犯罪的道路,这套系统的rehabilitation措施不足够以至于要承认有的特例是他们无法rehabilitate的,这套system失败到如此的程度以至于迫不及待地要除掉自己失败的证明,仿佛只要处决了一个人这套系统的failure就消失了一样。

haku boosted

中文的新聞上開始出現「南非變種病毒」這個字了,以前還有什麼「印度變種病毒」、「英國變種病毒」,看看用這些字的媒體人,如果在他們面前講「中國肺癌」或「武漢肺癌」,那八成會糾正你。世衛命名新病毒種類還跳過 Xi 呢,可真是善體人意

haku boosted
Show older
LGBT 🏳‍🌈

欢迎使用 LGBT.IM, 不仅限于 Les, Gay, Bi, Trans 的实例
Live, work, n play with attitude.